Urban China

同济

| 0 | by urbanchina | in : UC推荐 Highlight, 课题 Subject

独立创新——现代大学的精神

本文选自《城市中国》第018期——“同济圈”

文/吴志强(上海)

一路过来,现代大学早早已经不是过去的修道院模式。从“洪堡”开始,大学就应该是和社会融合的。简单地说,“洪堡思想”的核心在于:大学不是一个象牙塔,办学的目的在于社会进步,人才培养和思想成果都是围绕着社会进步这一办学宗旨。为此,国家必须保障大学的学术自由、思想创新,大学必须倡导教学与研究相结合,这一思想被誉为“现代大学之母”。

 

现代大学的目标就是为了社会的进步而办学,人在这里面是作为思想和智慧的载体来服务于社会。而传统大学只是培养了象牙塔里面的精英,造成一批精神贵族,现代大学和传统大学的最大区别正在于此。现代大学的目标是在外面的,人作为载体,从进来的第一天开始,目标就是将来带着大学里面的知识、带着大学的思想与精神走进社会、融入社会、并且最终改变社会。

 

我国以前对大学的认识存在着一种误区,认为就是求学。中国刚开始将西方办学模式搬过来的时候,当时中国传统文人思想的影响还是太大了,还是依照昔日书院师徒相承的培养模式,从来就没有将求学者看作社会直接改变者来看。如果学生跟着老师一辈子,那老师不是白活了吗?

 

中国探索现代高校办学道路走了将近一百年的时间,这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这一过程其实就是从传统书院走向现代大学的过程直到今天,才可说得上是真正打开了局面。而在这之前,大家都只考进大学看作是最终目标,而不是将改变社会作为最终目标。

 

进大学的要旨就是要迅速掌握各种知识、掌握大学里智慧、掌握一种态度,而这种态度就是创新态度。拥有这种创新态度,学生毕业以后才能成为社会上一股充沛的动力,秉持着大学的灵魂,不断地将社会改造得更合理、更美好。

 

说到创新精神,这应当是现代大学培养的一种非常重要的素质。大学给予的应该是独立精神与创新精神,而我们过去的教育并有看重这点,这也是我为什么说我们过去的大学还不算是真正意义的大学的原因。能形成这种创新精神并不是简单的事情,它是一种体氛围的熏陶,是一种“场”,而并不是像目前一些观点那样,简地通过所谓大学的公司化或者说产业化的模式可以达成的。

 

独立创新除了是精神态度上的层面,还有方向的层面,这也是中国的现代化是否成功所牵涉到的几个重要的瓶颈性问题之一:我们的现代化道路,不能简单地拷贝一些现代化国家走过的的能源消耗道路——现在有一个很大的悖论,即认为我们应该以这些国家的标准来衡量我们是否实现了现代化。按照这样的标准,我们人均能耗起码还要增加5倍到10倍,但这样的标准我们是无法逾越的。既然这样,我们为什么不能通过智力去创新一种道路或模式,从而使得我们也能够达到种种现代化的核心要素?!比如说现代化条件之下的理性思维、契约模式、获得同等生活质量的能源消耗等等,而不是单单衡量有多少房屋建筑面积这些一些表象。

 

从外部来看,中国即将成为全世界二氧化碳排放的大国;从内部来说,我们的能源已经不可能完全靠内部满足。在这种前提下,我们更应该将创新精神引到这方面来,即:让社会各学科的人都去思考研究,怎样在中国现有的资源条件下去创造一种现代化的解决模式,去创造现代生活,从而实现社会发展的永续。

| 0 | by urbanchina | in : 课题 Subject

水平世界中的城市文明

 

本文选自《城市中国》第018期——“同济圈”

文/苏运升 设计/尤捷(上海)

 

在《世界是平的:21世纪简史》(THE WORLD IS FLAT: A BriefHistory of the Twenty-First Century)一书中,托马斯•弗(ThomasL. Friedman)给我们描绘了一个水平世界的未来。相对于等级化社的“垂直”,“水平世界”就是以往所说的“公平竞争环境”:科技、政治和经济革命的壁垒已经消除,跨域合作与共赢成为共同的选择。弗里德曼给我们列举了起到推动作用“十大碾平机”:1989年柏林墙倒塌和个人电脑的崛起、Netscape浏览器的出现、工作程软件、开放源代码软件、外包、离岸业务、沃尔玛式“供应链”、内包(利用外部组织提供内部服务)、信息服务(Google革命),以随身的个人无线技术。尽管作者的乐观大于深刻,但是谁也不会承认:一个交流成本趋向于零、数十亿人正试图参与到市场经济中去的世界是史无前例的。而且,由此而造就的新的城市空间成长机制,正使得城市内的各区域空处于不断的变化和重构之中。

 

我们可以列举以下关于城市未来成长模式的构想:

 

1、全球城市(Global City)

通过全球信息密集活动中心的辐射作用,全球城市得以成形成,决定它的不是人口规模,而更多地偏向政治和经济。萨(Sassen)于1991年提出了全球城市假说,并认为这类城市存在以下特征:世界经济组织总部高度集中;金融和专业服务公司取代制造业成为经济主导部门;产业创新的发源地;新产品和新市场的聚集地。

 

2、区域城市(Regional City)

由贸易自由化、无管制的远程通信所带来的国家之间的区域合作。区域城市一方面是跨城市之间的区域合作,另一方面则表现为大都市的郊区化。

 

3、国际金融中心(World Finacial Center)

资本的全球流动使得金融活动的关键落实到其物理空间上,即由各大金融机构的落地促成金融中心的形成,进而往全球城市演化。

 

4、信息城市(Information City)

全球化的另一个特征即在于信息的全球流动。信息城市是信息经济的集散地,弹性的生产机制使得资本生产得以重构并转型,咨询和信息业的流动特征使得城市与区域发生结构姓的重组。

 

5、网络城市(Network City)

随着快速交通与通讯的迅速发展,城市成为网络态路径上的联络节点,它们共同形成区域化的弹性交流环境,并通过相互之间的渗透,进行重组、优化、垄断或分化。

 

6、电子农庄(Cyber-Farm)

因为互联网的作用,使得信息可以跨域地渗透,由此,在远离城市的郊区边缘,电子化的农庄以封闭的空间参与到虚拟世界的开放之中。

 

以上六种模式,可以供我们设想不太久远的未来,这样的未来,世界依旧“垂直”。因为真正的“水平”只有抽离政治、民族、国家、意识形态、地域等条件才能达成。而正如列宁所说“垄断主义是帝国主义的最终形态”,随着资本的全球流动,资本的不断合并和垄断并作用于城市,使得城市空间在不断的更新中得以重构,这才是我们将要面对的未来。然而,世界是整体的还是割裂的,是一次性的还是可持续的,环境是资源还是整体的生命体,生态与技术能否为我们书写可预期选择的未来?按照协同学的观点,自然结构与社会事物之间有着相互协调的结构方式。不可否认的是:意识形态、资本、技术、城市空间、城市生态、人的行为将捆绑在一起整体协同进化,而等到世界真正平坦的那天,人类社会和他们的城市文明所面临的可能是比“平坦”更为不可预言的非流动性的世界——热寂的世界。

Resize your browser. the windows is too lit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