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ban China

建筑

| 0 | by urbanchina | in : UC推荐 Highlight, 课题 Subject

新刊上市:80期《剩余的价值:动态发展下的剩余空间重塑》

2017年10月号(080期)《剩余的价值:动态发展下的剩余空间重塑》出刊!

城市的动态发展决定了土地功能更替过程中闲置土地、闲置建筑的出现,但在高强度的城市开发下,公共活动空间的不足却暗示了空间与使用功能的错配。城市中低效利用的土地或空间期待被激活,创造新的使用价值。研究者们各自定义了这种“剩余空间”,名号不一,却指向共同的目的:相对于理性规划下“正式”开发的城市空间,被忽略的“非正式”空间往往重新激励人们表达真实需求与改造的意愿。通过建筑研究案例和设计实践、建筑学院教学项目和对空间中人的活动的采访,本刊试图呈现重塑剩余空间的方法。

 

欢迎读者朋友们在各地书店购买,代销书店列表请见: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102690556/

或在官方淘宝店拍: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10.1-c.w4004-1041114284.2.10d074cc6LEWiK&id=560586343139

本刊APP也会尽快上架电子版,下载请至:APP STORE搜索“城市中国”

 

欢迎感兴趣的读者下载试读本。

试读本的内容包括本期新刊的完整目录,供大家概览。看后打算购买纸本的豆友,欢迎到本刊的官方淘宝店拍货。我们也会依照往期互动的惯例,对试读后发布精彩点评的朋友,赠送下一期新刊纸本1册。您的观点也会被选编入下期杂志当中。

下载链接:http://pan.baidu.com/s/1i5nFT9z 密码:e67p

试读点评可发至本刊官方邮箱00urbanchina@urbanchina.com.cn,可在豆瓣或新浪微博@城市中国。读纸刊后有感想要与我们沟通的,可以用同样方式与我们沟通,也视同有效参与试读活动。

| 0 | by 里斯本 | in : UC推荐 Highlight, 活动信息 Event

2011上海国际规划与建筑设计展览会

由中国房地产业协会与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联合主办、上海立傲展览有限公司承办、《城市中国》杂志协办的上海国际规划与建筑设计展览会,将于2011年10月13日至15日于上海世博中心隆重召开。

 

市场背景

 

随着中国城市城镇化进程持续,每年有上千万人口由农村转入城市和城镇购房居住。目前中国有超过百万人口城市150个,2030年后超过百万人口城市将达到400个。超过千万人口的超大城市将达到8个。2010年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48267亿元,商品房销售面积10.43亿平方米。城市化进程持续和大量的基础设施投资建设,让中国成为是世界上建筑市场最大的国家,全球几乎一半的建筑在中国建设,这个市场规模仍然在持续增长。中国巨大的工程建筑市场为国内外勘察设计、规划与建筑设计企业创造了绝佳的市场契机。

 

关于展会

 

Plan+Design将吸引来自全国各地及美、欧、日、韩等国家的城市规划、建筑设计、景观设计、工程设计、商业装饰设计等领域的优秀企业参展商,来自世界各地的参展商可以在展会中会见极具潜力的应用客户群与合作伙伴。展览会的举办也将促进中外规划与建筑设计行业间交流与合作,推动我国城市规划与建筑设计行业的整体发展。

Plan+Design将为展商与城市国土规划、地产开发商、城市基础建设、公共建筑建设,工业、交通、能源、水利工程建设等领域的决策者及参与决策者和专业人士提供一个相聚的良机,Plan+Design将努力构建一个全面的供需交流平台。预计展览会将有来自中国、欧美、日本、韩国等国家和地区一流的规划和建筑设计公司和企业,来自各国的参展商可以在这届展会中面对面会见极具潜力的应用客户群和合作伙伴。参展商将通过Plan+Design展会,进一步掌握中国和亚洲地区城市规划与建筑设计市场的发展状况和市场动向。Plan+Design展会的举办也将促进中外规划与建筑设计行业间交流与合作,推动我国建筑设计与规划行业的整体发展。

同期举办博览会介绍继上届中国城市土地推介上海博览会于2010年10月10日在上海光大会展中心隆重召开后,2011年10月13日将在世博中心同期举办“2011第二届中国城市开发运营与地产业博览会(City land)” 博览会将吸引来自北京、天津、上海、长沙、苏州、秦皇岛、福州等40多个城市的国土规划、房地产开发商、城市运营管理等机构参展。意在构建城市、地产开发与设计企业的对接,形成城市管理、土地推介、设计展示三者联合的高效展示交流平台。为参展商与城市国土规划、地产开发商、城市基础建设、公共建筑建设、工业、交通、能源、水利工程建设等领域的决策者、参与决策者以及专业人士提供相聚的良机。 现场总计将吸引一千多家来自全国各地的房地产开发企业、投资商入场参观。

 

展会优势

 

专业、国际化的大设计视野将吸引来自全国各地及美、欧、日、韩等国家的城市规划、建筑设计、景观设计、工程设计、商业装饰设计等领域的优秀企业参展商,将促进中外规划与建筑设计行业间交流与合作,推动我国城市规划与建筑设计行业的整体发展。精准、高效的交流展示窗口展会参观者中云集了来自国内房地产商、境外地产开发投资商、国内外金融机构、集团跨国公司等社会各界精英人士,将让您直接对接超过3500家房地产开发企业以及300多个城市地方的业务发展机遇,使得本次搭建的城市、土地、设计联合展示平台精准而高效。第一、唯一的联合展示平台本次展会是首创的,也是唯一的,将规划、设计企业与可开发土地(项目)一并进行同期展示,意在构建城市、地产开发与设计企业直接对接,形成城市、房地产开发与规划、建筑设计联合展示的专业化高效展示交流平台。高端、时尚的展览服务场地上海世博中心位于中国馆斜对面,临黄浦江。2010年上海世博会成功举办后,是上海的最耀眼的展览展示功能地标,是上海与世界交流的重要窗口。

 

参展内容

 

城市规划

 

城市发展战略、区城规划、城镇体系规划、城市总体规划、分区规划、旅游发展规划、工业园/开发区规划、交通规划。

 

建筑设计

 

住宅、公寓、办公、酒店、商业、别墅建筑设计,公共建筑设计,行政、体育、医疗、教育等领域建筑设计。

 

景观规划设计

 

风景园林绿地系统、景观规划设计、市政工程规划设计、城市照明灯光设计住宅社区景观设计、建筑关联景观设计、公园、广场等景观设计。

 

重点工程

 

公路、机场、港口、桥梁、电力、市政、水利等重点工程项目设计。

 

建筑装饰设计

 

商用建筑外装饰设计,商业建筑室内空间设计。

 

低碳建筑技术

 

建筑用能、结构、维护领域低碳建筑技术、设备、材料。其他相关的BIM建筑信息模型技术,规划、设计软件、模型、图书等。

 

参展形式

 

电视、模型、书籍、设计彩稿平面图、设计推广会、摄影作品、幻灯投影、电脑与多媒体演示、展台特殊搭建以及利用声光电表现技术、著名建筑师与观众见面等。

 

广泛的媒体报道

 

让您的展示无处不在无处不有 来自国内外250家涉及城市开发、房地产、工程、市政、规划设计、建筑设计等领域的专业媒体、大众媒体,运用网络和杂志、电视、报纸等各种传媒手段对展览会进行全面的报道,为中国城市开发与城市规划、地产业、建筑设计领域提供最新的信息。您的企业将获得展前、展中、展后媒体宣传和信息发布,全方位覆盖全国市场。

 

欢迎访问本次展会官方网站

 

展会地点见地图

| 0 | by urbanchina | in : UC推荐 Highlight, 活动信息 Event

2011中日美可持续建成环境大会

2011年7月13日-14日,2011中日美可持续建成环境大会在上海市杨浦区创智天地召开。会议聚集了来自日本、美国、中国各方面的专家、学者、政府官员和企业人士,各方共同探讨绿色生态城市发展、节能减排、能源新技术引入和利用等问题。《城市中国》杂志受邀参会并作现场报道。
东京大学EMP企划主任横山祯德、同济大学吴志强教授、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建筑系前系主任张永和教授和日本东京大学生产技术研究所所长野城智也分别作主旨演讲。从投资环境、城市政策,到相关体系指标、已有案例,直到设计思想、技术改革、法律保障等等,在4场专题讨论中,各路英雄好汉纷纷上阵,为“可持续”指点一二。
在7月13日的会议中,日本长崎县副知事田中桂之助介绍了长崎新能源主题公园案例,北九州市的荒牧敬次介绍八幡从钢铁城市转型的案例,另外还有横滨市的节能减排指标体系,东京Tokyo-cap-and-trade城市体系,都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日本整个社会,上到政府政策,下到民众个人,每个人都重视节能生态意识,让人充分感受到他们的诚意和决心。演讲中呈现的一系列数据、比较分析和具体措施,也让人感受到日本在这方面工作的务实和细致。
7月14日讨论的话题主要集中在三国合作、生态绿色地产开发和设计以及相关技术引入和知识产权保护方面。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学术交流部的学者于立介绍了中国生态城市的发展现状,其间与诺杉新能源的姚晓潮、Milan Stevanovich以及凯拓国际律师事务所的Kenneth Chang等专业人士进行互动交流,得以在“城市转型”主题上增添了技术引入和法律保护两个切入点。
“可持续”的话题不是一朝讨论便成型。在当今中国“转型”的大潮之中,思考政府政策、城市发展、民众意识的何去何从不可避免。只是希望,在社会各界人士的积极努力之中,我们能把这一步走得踏实些,走得有效些。而从个人做起的意识,能够不断植入人们心中,生根发展。

 

一个崭新的命题——把完建的新建筑环境变成可持续
瑞典皇家工程科学院院士、同济大学教授校长助理吴志强吴志强在论坛上作了名为《大型项目可持续目标推进的合作机制》的主旨演讲。演讲中,他用红色,绿色,黄色三张地图展现中国现有太阳能,潜在的风能,潜在地热的区域。证明实际上中国各个城市,各个地区的城市都是有丰富的能量储藏,通过试验将来一些能源项目能够创造一些下一代的能源。作为2010上海世博会的总设计师,吴志强认为世博会的最大的贡献是改变了中国的大规模城市发展的机制。在2010年世博会建设期间把世博会的场地建在一个涉及38万平方米的老工业区上。展现了怎么样把老建筑进行保存,进行转变,能够支持新的一些理念。在建成环境中如何变成可持续,提高我们的能效,提高我们的节能,增加我们的绿色,实际上提出一个新建筑绿色化的一个问题,把完建的新建筑环境变成可持续,那就提出了一个很重要崭新的命题。

浅绿建筑让生活环境向可持续发展的方向改善
2010上海世博会企业联合馆主设计师,麻省理工学院建筑系教授张永和在论坛上作了《浅绿建筑》的主旨演讲。演讲中,他提到回收CD光盘,回收雨水,转化太阳能改变建筑材料等大量的事例来说明回收再生材料,转换材料都可达到节能减排的功效。而通过他的案例让在场的每位都一致认为他的浅绿是非常有技术含量的,能够给我们很大的启发。

生态智能城让土地兼容性和地产价值并重和双赢
陆道·斯道沃国际设计机构合伙人蔡捷在论坛上用大量的案例来证明他们是如何节能减排,有效利用资源,保护生态环境,水源提升人们的保护意识的,让已有的资源可持续,尽心尽力的利用本地资源,把本地的资源发挥出来,把共同的为低碳社会尽一份力作为使命,其中他的“生态智能城”的理念,规划战略引起了在座专家的共鸣。生态智能城不能把它作为一个产品,它是一个过程,是一个规划的过程。用于监督、管理和确保未来城市的发展,使这种生态智能城的概念贯穿于生活本身。土地使用怎么实现兼容性和地产价值并重和双赢,与共同有效进行土地的分配,通过这样的规划确保资源的合理分布对含量质量的提高产生直接的影响,通过这样的做法从先进的技术补充,这样极大的减少碳排放量。

建筑师注重的理念除了简约还有诚实
德国FTA建筑设计有限公司合伙人Thomas·Fritzsche也表示在满足不同的客户需求,包括政府的需求、官方的需求,私人的需求的同时,简约,诚实就是他们的理念。作为德国优秀的建筑师,他也针对中国,德国的大环境的不同阐述了中德两方在面对可持续这个问题的关注点的不同,而他们要致力打造的就是优雅,永恒,又简约的优质建筑。

 

精彩语录:

东京大学EMP企划主任,麦肯锡日本前人总经理,三井住友金融集团董事长横山祯德先生
1:我们把一些价值的理念面向终端用户,我们关注的是人而不是行业。
2:我的社会体系的概念是从本质上而言它是一个跨行业体系,比如说我们是银行、保险公司等等,在我看来,如果让我定义住房的建筑业行业而不是住房体系,建筑业和建筑体系是不一样的,住房行业和住房体系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两个是不对等的。
3:新的社会体系应该是劳动密集型的,并且对环境友好型的,这样的话就是比如我们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通过这个可以提供更多的就业。还有可持续的就业发展,城市和经济可持续的发展取决于这个新的社会体系,而不是新的行业和产业。
4:要让大家真正的享受在舒适环境内居住,实际上物理设计是重要的,但是我们不能够强制于人身上,我们去邀请人们以某种生活方式来生活。如果我们成功的做到这一点,人们就会非常舒服的生活在这个环境当中,否则我们就失败了。

同济大学管理与工业工程研究所所长,经济与管理学院前院长尤建新
1:从城市的产生,我们讲城市本来就是一个可持续的这样一个产品或是这样一个平台,但是今天我们为什么会来讨论城市的可持续问题呢,从我个人的理解来说,是因为城市的健康出问题了,也就是城市生病了。
2:在这个问题的讨论当中我相信我们讨论问题的主角一直没有出现,实际上是生活在这个城市当中的百姓。怎么从老百姓的角度去想一想这个问题,因为在这个城市发展当中,我刚才讲城市的不健康或是生病的问题,主要的受害者是我们的老百姓,所以我想我们还要从这个角度去思考问题。
3:我们为了能够让城市保持它原来刚开始诞生的时候体现出的那种物质文明、精神文明,我们要有很多的改变。城市运行方式的改变,我们城市包括我们讲建筑、设计的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工作方式的改变等等,这些问题都会涉及到我们今天一直要谈的一个词,叫政、产、学、研、用,这些都涉及到我们谈到的可持续问题。

(实习研究员张莹现场报道,建筑中国供图)

| 0 | by urbanchina | in : 课题 Subject

城市从体验到访寻——住下来体验城市魅力

 

本文选自《城市中国》第35期——“花好四万亿”

 

“ 城市是通过商业的关系将人们聚集在了一起,这就好比一个战场,每个人都要在其中竞争,找到自己的位置,但是一个好的城市在给人机遇与挑战的同时,也需要给人一个休息、充电的场所。因为即使上了战场,你也要有喘息的时候,所以说一个好的城市,应该有一些庇护的场所,心灵的避风港。”——侯梁

 

 

1、  最爱的城市是,为什么?

 

这很难说,每个城市都有它可爱的地方,但又还没有一个城市能同时包容所有我喜爱的品质。我喜欢的城市很多,而且喜欢的感觉不一样。有的城市是一见钟情,像纽约、米兰就很有艺术气息,同时又是一个商业城市,而这些商业又引领着最新的时尚。而有些城市则是要居住下来才能去体会它的魅力,就像我真正能够住下来的城市还是上海、布鲁塞尔。

 

2、最怕去的城市是,为什么?

 

广州,广州其实是一个非常有历史沉淀的城市,但由于八十年代的过度发展,使得这个城市失去了原有的魅力。我曾经在广州读过书,也曾工作过一段时间,觉得这个城市很可惜,环境被污染了,城市空间支离破碎,非常可惜。

 

3、最喜欢参与的公共活动是?

 

慈善义演,没有太大的功利性,大家都在做好事,还有表演、有沟通、有交流。

 

4、目前主要生活在那个城市?

 

上海

 

5、它的可爱处在于?

 

上海有很多三十年代留下来的建筑,融进了现代的新的生活方式,比如说外滩,有很多旧建筑改造出来的特色的饭店,和一些新锐的艺术画廊。

 

6、它的难以忍受处在于?如果让你重新改造,你会怎样设想?

 

上海的住宅,特别是一些高层住宅,已经将这个城市中的人与人分裂了。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儿童的生活。记得我小时候,上海还有很多不同的里弄,不同的院落,有很多公共的绿地、花园,儿时的记忆里上海还是一个可探索的空间,每天放学我们都会到处蹿。那时的上海还是非常的广大,但现在已经没有这种感觉了,一座高楼老远就能看到,大家住的都是一梯几室的房间,这种非常经济的空间已经让人们的生活彻底改变,人们找不到一点缓冲的空间,对孩子来说是特别悲哀的。

 

对于上海,不是一两个设计师就可以改造的,首先是要改变人们的思想,从城市决策者到使用者,都要清楚的明白我们到底需要怎样的城市。而目前我们要面对城市遭到破坏的现实,去想办法创造性地将这种破坏变成一种优势,当然这个要求就很高了。

 

 

7、请列出你认为这城市最有趣的一空间(建筑、街道、广场、博物馆、店铺……)、人和食物。

 

泰康路,那儿是一个自发形成的商业空间,所以不会让人觉得那么矫揉造作。它保留了各个年代的历史痕迹,像弄堂口老式的垃圾筒和厕所,它没有因为商业空间的形成而赶走里面的住户,这就保留了这里社会结构的复杂性,让各种人都可以生存。而且里面的很多艺术精品小店都是私人经营,更新的频率也不同,所以说每次去都不会有厌烦的感觉,因为总是有变化在里面,让我看到了一些时空的蒙太奇。在泰康路,你可以看到形形色色的人物,这儿有功能的优化重组,也有时空的复杂性,又保留了周围的里弄,我觉得这种模式是值得推广的。

 

8、从个人角度来看,你认为一个怎样的城市才能为你提供好生活?

 

城市是通过商业的关系将人们聚集在了一起,这就好比一个战场,每个人都要在其中竞争,找到自己的位置,但是一个好的城市在给人机遇与挑战的同时,也需要给人一个休息、充电的场所。因为即使上了战场,你也要有喘息的时候,所以说一个好的城市,应该有一些庇护的场所,心灵的避风港。

 

9、本月你最关心的一件城市事件和一项生活内容。

 

本月我正好在罗浮紫艺术画廊举办一场个人建筑艺术作品展,名为“侯梁建筑•中国”,本次展览是我第二次在上海公开展示自己的建筑设计。

 

我的建筑是用艺术的方式表现出来的,这和国内的教育是不兼容的。我想要改变人们对建筑的看法,建筑不仅仅是一门技术,更是文化艺术的一部分,建筑拥有的不仅仅是一个外表,它也要有精神内涵。这次很多媒体都很关心,为什么我的建筑没有一个物质化的东西,没有建成的作品?但我想这就是一个误区,我们认为的建筑都是一个物质化的过程,但这只是建筑的一小部分,而建筑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它的理念、设计与构想。这也是中国建筑界目前碰到的问题,很多建筑设计师只能跟随别人的脚步而没有自己的创新,很多大型的建筑设计院都只是为国际大师画施工图。从这种现状中可以看出,中国人并没能参与到建筑艺术的研发过程,而我要做的是,就是要在中国培养出一批有研发精神的建筑师。

 

10 +1、你本月的出行计划。

 

本月计划去看看中国的小城镇,因为我觉得中国未来发展最重要的还是在农村,中国的农村占的面积太大,六千多中小城镇是中国的命脉和未来,不能再被破坏了。最近我有一个课题,去走访一些小城镇做调查,为中国农村的发展提出自己的看法。也希望找到一个试点,能够把我们花园城市的概念介绍进来。

| 0 | by urbanchina | in : 课题 Subject

坟墓、宗祠与权力——对一种建筑遗产的追问

 

本文选自《城市中国》第27期——“文化遗产”

 

文/冯原(广州)

 

站在今天的角度来看,祠堂竞赛所遗留下来的标本,已经变成现代社会极为宝贵的建筑遗产。当权力和利益的角逐纷纷退场之后,没有人会在意它们的原初功能,从过去社会中族群重新划分、争夺权力和利益的筹码转变成怀旧的乡土建筑的典范,祠堂的历史真相怕也要如过眼烟云一般消失在沧海桑田的变迁之中了。

 

虽然生命的生死是个最古老、也是最“客观”的事实,但是生物学意义的死亡定义则是很晚近才出现的观念,追溯到久远的文明之初,如何体认和祭祀死亡可能是最具有多样性的文化观念之一。对于生者而言,祭祀再造了死亡的社会性,正是从社会整合的意义来看,死亡必须被仪礼化和空间化。《礼记》有言:君子将营宫室。宗庙为先,厩库为次,居室为后。凡家造,祭器为先,牺赋为次,养器为后……由此可以得知,借助祭祀的仪式能够建构出等级分明的社会。除宗庙之外,处置死者的场所还有坟墓,两者都源自于久远的祖先崇拜观念。事实上,宗庙和坟墓的出现与演进使得中国人在处理死亡问题上的方式迥异于世界上其它地域的种族文化,其物质和精神形式也构成了中华文化中的基底部分。

 

如果说宗庙祭祀是建立权力正统性的来源,并为帝王所垄断,那么从墓葬的经验中衍生出来的堪舆术适时填补了万民的生死观,并把单向的死亡再造成某种在代际间传递的能量循环圈,把逝去的个体重新拉回到生者的社会世界里。堪舆术有三个要素:分别是死者的肉身、自然之气和死者后代的福利。这样,在它的解释系统中,丧葬的主要学问在于如何在山川地理中发现藏风聚气之处,这些地方被拟人化地想象成穴位——深藏在地下的自然经络的“点”,由于优良的“点”总是稀缺的,所以,堪舆术指导下的丧葬便成为一种投资,把死者的肉身准确地葬入某个穴位,便取得了穴位中蕴藏的自然之气的代理权,最后,投资总是要追求回报的,由死者占有的“气”最终会返回或作用到拥有死者直系血脉的子孙身上,从葬入穴位到“气”的返回,达成了一个阴阳两界的能量循环。撇开“气”这个神秘主义的核心概念不谈,堪舆术的解释体系仍然有一个显见的弱点,与命相学宣称“死生由命、富贵在天”的观念形成互补,堪舆术宣称的穴位天然存在于自然界,无论命的贵贱谁都可以去占有穴位,也正因为如此,发现穴位的“素质”与穴位的争夺战实质上必定会变成由堪舆术引导下的社会实践和社会斗争。

 

与坟墓这种祖先的肉身居所相比,祖先的灵牌居所——祠堂——更值得我们去探讨它的意义。而祠堂之繁盛,以广东为最。清代屈大均在《广东新语》的“祖祠”一条里说:“岭南之著姓右族,于广州为盛。广之世,于乡为盛。其土沃而人繁,或一乡一姓,或一乡二三姓,自唐宋以来,蝉连而居,安其土,乐其谣俗,鲜有迁徙他邦者。其大小宗祖祢皆有祠,代为堂构,以壮丽相高。每千人之族,祠数十所,小姓单家,族人不满百者,亦有祠数所。其曰大宗祠者,始祖之庙也。”这一段被广泛引用的短文揭示了不少有意义的信息。并间接指出制约宗祠建设的社会条件。以广州为中心的珠江三角洲地区土地肥沃,生齿日繁,更因为优越的地理条件强化了安土重迁的心理。从聚落的形态上,珠三角的村落基本上保持着聚族而居的传统。因此,以姓氏聚居的乡村即具有血缘上的认同,也具有空间上的边界,这个空间的焦点便是村里的祠堂。透过屈大均的观察,珠三角一带的祠堂数量是如此的密集,似乎超出了祖先崇拜的“正常”的需要,由此我们应该想一想,宗族无论大小都在祠堂上花费巨资、大兴土木,其结果无异于参与了一场旷日持久的祠堂竞赛。那么,我们自然有理由往下追问:明清时期发生在广东的这场祠堂竞赛,其用意何在呢?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应该在坟墓与祠堂之间作一个简单的比较,与墓葬所制造的能量循环圈相比,祠堂起码在以下三个方面具有明显的优势:首先,祠堂要比墓葬风水具有更大的社会整合功能,受堪舆术指导的墓葬追逐的是自然界稀缺的穴位,这个密码只掌握在风水师的手中,堪舆术安排的祖先坟墓虽然有着穴位选择上的机遇,但由于血缘上的排他性,再好的穴位也只惠顾以家为单位的直系子孙,这种“祖先期货”的投资即使很成功也并不能增进以宗族为单位的家族联合,这也就间接导致了社会整合的不足。当某些区域发生了更为剧烈的社会竞争时,以姓氏为单位的宗族比起以直系子孙为单位的家族而言,无疑会产生更大的规模和效益。如果相关的条件能够集中出现,正如在明清两朝的广东珠江三角洲地区,宗族联合体的建构、维系和扩大就会成为极为现实的需要。只有获得了政治经济的支撑点,相关的象征空间才会被建构出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祠堂是由宗族扩张的内在诉求形塑出来的空间形式和表征体系。

 

与堪舆术控制的坟墓相比,祠堂的另一项功能是祖先整合的灵活性。在穴位-肉身不能被虚构的前提下,祠堂祭祀则以祖先牌位的形式取代了祖先肉身;以更为显炫的建筑样式取代了神秘的“龙穴”,这种精神与形式的象征性更类似近现代用于整合民族国家精神的纪念堂。为什么是祠堂、而不是坟墓能够演化为宗族社会的核心?很显然,牌位祖先要比肉身祖先更能适时地应合需要。这种情况构成了祠堂竞赛的一个起点。当祖先并不取决于肉身,而是取决于修族谱造祠堂的行为时,通过对祠堂的扩大或是虚构祖先,祠堂祭祀能够整合更大的族群力量,并使得宗族权力制度化;此外,作为权力表征的祠堂与公田、族田等经济产业形成某种政治—经济的联合体,在后世更是演化成书院等,这种由象征空间转化出来的政治经济利益,实际上为族群角逐财富和功名提供了现实支持。

 

在前述的条件下,祠堂竞赛的结果自然是祠堂越多,其宗族越大,由宗族所拥有的政治经济利益也相应增加。清代以来,珠江三角洲一带的豪门大族多数都拥有数量庞大的祠堂,以番禺的沙湾为例子来看,五大姓氏共建有100多座宗族祠堂。而最为显赫的何氏家族,就拥有祠堂87座。“沙湾何”当然也是珠三角(包括省港澳)一地声名显赫的旺族。透过这个现象,我们便可发现一个相互对应的多重结构:在客观的一面,强势的家族控制着最大规模的田产和收益;在象征的一面,大家族利用财力大兴土木建造宗祠。祠堂显然是物质财富堆砌出来的符号工具,同时又反身成为维护社会统治的象征力量。当“祖先的力量”成为弥漫于整个乡村社会的意识形态时,它一方面控制着弱小“杂姓”和“蛋民”们的屈从意识,又依靠客观性统治来限制他们兴建宗祠的权力。事实上的确如此,处于社会边缘的弱势居民既无本姓氏的祠堂,又无权参与祭祀活动。

 

祠堂竞赛所折射出的是珠三角特有的乡村统治模式:宗族想象维护着客观层面的现实利害关系。把岭南乡村中的等级秩序纳入到马克思主义的视野中,我们可以把它称为以宗族区隔为中心的阶级对立社会。在这种社会形态中,祠堂便是显炫宗族力量的空间符号。这样,在祠堂与宗族财力高度相关的前提下,兴建祠堂势必也会发展成一场谋求象征权力的争夺战。大量的金钱被投入到建筑行业,佛山石湾一带发达的陶瓷建材业多少都与岭南宗族社会的炫耀性竞赛有关。到了清代末期,延绵数百年的祠堂竞赛达到了顶峰,兴建于二十世纪初的广州陈氏家祠成为了广东祠堂的巅峰之作。广东全省陈姓共同集资的结果造成了这座集岭南装饰艺术之大成的建筑精品。然而,毕竟是由形而上的意识形态控制着形而下的建筑工艺,陈家祠之所以被建造成一座象牙雕刻式的建筑,其根本的动因,还是因为精湛的工艺表征了所有者的社会地位。进一步展开这个道理,越是昂贵而华丽无比的宗祠应当越是会带来更多的现实收益;财富愈多就愈是需要兴建祠堂以增加象征权力。这两者之间的相关性,一直延续到农业型社会瓦解的那个时刻,那也正是祠堂竞赛嘎然中止之时。

 

作为地下和地上的“祖先空间”,皇家宗庙、坟墓与祠堂建立了一个与生者世界完全对称的死后世界,并通过祭祀仪式把死者的力量反射到现实社会的斗争之中。在这个由祖先崇拜所操控的精神共同体中,死者从来没有真正的死去,借助于一系列精巧而肃穆的仪式,死者演变成生者扩张权益的玩偶。如果说坟墓界定了死者通往阴间的入口,也同时接通了庇护子孙的“气”;而祠堂却是社会权力的界碑,它的作用是借祖先之名来界定或扩张生者的权界,在祠堂的舞台上演的是象征与现实的双重游戏,进而去获取更大的真金白银的利益。与坟墓相比,祠堂更具有显炫的表象,更大的包容性和更大的社会效用,因此,在某些社会条件集中出现的历史时期,如同在明清两代的珠江三角洲地区,宗族社会中的祠堂竞赛很可能也会超过坟墓竞赛。在祖先的名义下,乡土社会中的祠堂成为一座座愈来愈华美的空间界碑。

 

站在今天的角度来看,祠堂竞赛所遗留下来的标本,已经变成现代社会极为宝贵的建筑遗产。当权力和利益的角逐纷纷退场之后,没有人会在意它们的原初功能,从过去社会中族群重新划分、争夺权力和利益的筹码转变成怀旧的乡土建筑的典范,祠堂的历史真相怕也要如过眼云烟一般消失在沧海桑田的变迁之中了。

 

Resize your browser. the windows is too little